發新話題
打印

女屍--人體解剖學講師的鬼故事(真實)

女屍--人體解剖學講師的鬼故事(真實)

在沒有轉行做藥品銷售經理之前,我曾是醫學院的一名解剖學講師。; p2 l! D' H" v; W& U* z- p# t

+ J9 F9 M" T3 G/ T3 }7 T. I我轉行,並不是我在這一行幹得不好,事實上,我的課上得相當出色,如果我沒有放棄,我想現在大概可以升到了副教授的位置上。
1 g$ v! _" n" a) f0 P; u. o' ]; W# h! g& o# ~4 g
迫使我離開大學講臺的是心理因素,因為,我討厭死人,懼怕死人。
: h$ _( b# q- S; \8 y6 N9 K- v/ r; @
那是一種深不可測的恐懼,就像一枚會流動的寒針,從你的腳底心鑽入,通過  w3 ]5 Z( Z* X! V
血液迴圈在你的體內遊走,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達心臟,可能是半年,可能是一個月,也可能是一分鐘。. {/ N2 a: ]9 u: ~

, j, A% S$ Q( m) q, N同樣,我不知道它什麼時候會再來,但我感覺,它離我不遠,它還在某處窺視著我,隨時等著殺我。
" |4 P% w; I/ C) h
' C: d9 z, T6 k  k/ ?- w0 p3 k, `事情還得從三年前的一堂解剖課談起,對於學生來說,也許這節課是他們一生中最難忘的一課,因為第一次現場全屍解剖總是給人極其強烈的印象,我已經強調要做好心理準備,但還是有人嘔吐了,在之後的三天內,很少有人去食堂買肉食,特別是炒豬肝之類的葷菜。4 y% w+ A. B! P% m. ^
# h6 c* s- @9 q  X
這次的屍體是一名年輕女性,這在醫學院是個異數,因為屍體的奇缺已經成了各大醫學院校共同的難題,得到的屍體大多是年老病死的,器官都已衰竭。
( k6 L5 k2 q8 |; n' W4 p1 E0 h# t9 s
就算這樣,全屍解剖課常常還是一推再推。
0 }6 V+ w" D6 w. k* g1 S- C7 G& V
5 L! d2 w; j% G2 b: ^/ O) g因為按地方的習慣,既使病人生前有志願獻身醫學事業,死者的兒女也往往不允許,認為是褻瀆了死者。. e; M. C: {( G6 ^9 V) Q; u

  E- j6 e. x& r" a5 m所以,每一具屍體都是一次難得的實習機會年輕新鮮的更是極其珍貴。. n9 a0 g/ X7 E0 z
9 J2 m5 ?9 h, ^% W
女屍靜靜地躺在解剖臺上,課開始之前,屍體上一直蓋著白布,我照慣例向學生講了注意事項,以及屍解在醫學上的重要性,最後要求他們以崇高尊敬的態度來看待屍體。, q  N% e5 ^( N9 |* c
0 \: E- D; @7 y2 G2 t
學生們的眼光既好奇又有點恐懼,但誰也沒出聲,像是等著一個極其嚴肅的時刻。白布掀開了,學生中間發出幾聲輕微的唏噓聲。5 |' Q& B) I5 Z' t4 O
" a2 c- S- b0 Z- ^8 F4 ~8 X( K* e" c
這是一具很年輕的女屍,大概只有二十五六歲,聽說生前是一名秘書,因為感情問題而割腕自殺,她的朋友從她的遺物娷膝X一張捐獻遺體的志願書,是學生時代填寫的。
/ ]( d/ ?: ~  l, B1 E1 l* d4 c6 A. \! O
年輕人一般很少會考慮這類事情,她為什麼會有這種志願?也許永遠是個謎。
+ i( n' P7 d/ w- n! d+ B5 a) R, W9 [4 V: U) W
她並不是一個很美麗的女人,眼眶有點下陷,可能在她生前的一段時間承受了很大的壓力。她閉著眼睛,神態很安詳,就像熟睡了,完全沒有一般屍體僵硬的死相,也許死對她來說真是一種解脫。我這樣想著,按例用一張方巾蓋住了她的臉,看不見臉,她慘白的身體就很突兀地顯了出來。, Z6 \5 ?1 K+ |4 G; l
. U! B$ F) h2 z
“現在,開始吧!”我說,示意學生們把注意力集中到解剖示範臺上來。
8 R/ I# g" Y4 A8 G0 {, h# p8 a! Q' m7 @0 W' ^1 p. u1 p& I
四周鴉雀無聲,我從盤中取出解剖刀,抵在她的咽喉上,白色的塑膠手套跟女屍的膚色相映,白得令人窒息。; d4 A" z3 E& P" \
' b: B5 o$ v9 K3 S- [" ^% t& J
她的屍體仍然有點柔軟,皮膚保持著彈性,這感覺跟我以往接觸的屍體很不同,不知怎的,我的解剖刀竟遲遲沒有劃下去,甚至心中浮現出一個可怕的念頭也許,她還沒死。
7 y8 R$ z- M+ V1 V8 T1 g2 s
4 T8 S) @- ]3 P7 e8 q) U但很快,我就為我的想法感到可笑,可能是這個女孩死得太可惜了,所以我8 t& w8 [" e1 u: x- D
才有這種錯覺。$ o1 \0 `' c" \* R

2 O9 J2 Y1 S. I: m學生們都睜大眼睛盯著解剖刀,我凝了凝神,終於把刀片用力向下劃去,鋒利的解剖刀幾乎沒有碰到什麼阻力,就到了她的小腹部,就像拉開了鏈子,我們可以清晰地聽見解剖刀劃破皮肉時那種輕微麻利的滋滋聲,由於體腔內的壓力劃開的皮膚和紫紅的肌肉馬上自動地向兩邊翻開,她原先結實的乳房挂向身體的兩側,連同皮膚變得很鬆弛,用固定器拉開皮膚和肌肉後內臟完整地展現在我們面前,到了這個步驟,我已經忘記了面前的屍體是個什麼樣的人,其實這已經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怎麼讓學生牢牢記住人體的結構,這將對他們以後的行醫生涯有生深遠的影響。2 Y4 U5 x5 `: M: H

/ A' r7 f! d( Z, p9 c. {: K6 v% A內臟器官被一件件地取出來,向學生們詳細地講解,剖開後,又講解結構。. S8 E6 T2 N: e* U0 V, l. H7 x
4 a1 g; P0 E. w, n
內臟完全被取出後,那具女屍只剩下一個紅紅的體腔。
+ b% D9 s  `* O4 M) e
+ D9 O. o- b1 d7 Z6 T課上得很順利,雖然有幾名學生難受得臉色發青,幾乎所有的人都有些反胃,但他們還是經受住了考驗,並不虛此行。' {  X4 E# m' m% C
# W. f# t( h) r0 f: J" Z8 z- k
學生們離開後,解剖示範室只剩下我一個人,白色的燈光強烈地照在解剖臺上,反射出刺目的光芒,我開始把取出的內臟一件件安置回原先的位置,然後用線一層層把肌膚縫回原樣。& U1 Q- K- N1 U  C: H/ ?; x
9 |2 l6 L( z9 @  C0 H- t3 K# j- W
學校的大鍾重重地敲了五下,我把蓋在女屍臉上的方巾取下,這時候,恐怖的事情發生了!
: q/ M( A1 _: {- \2 Q. H0 @6 w, _4 k1 m  P+ l. }: Y; e2 |3 e$ u. X
那個女屍猛然睜開了眼睛,惡狠狠地看著我,嚇得我差點跌倒在地上。
! _9 n& e" t" E8 \$ J2 \
  E$ d# D8 k1 m* T我戰戰兢兢地站起身,發現並不是幻覺,她睜大著圓滾滾的眼睛,盯著天花板,神態也不似剛才般安詳,而是一臉怒容。: w; ], p# U) G5 u" f

- G5 h8 q/ y( \2 _, _6 ]5 b* w但她確實是死的,我壯了壯膽,上去仔細地檢查了一番,終於找出了合理的解釋,也許是生物電的原因,是解剖的過程引發了某種生物電的神經反射。
7 y  L% t* n( H( X( H5 x# {6 V我把她的眼合上,把白布蓋了回去,出了解剖室。: ~  R/ c3 l8 F$ o# @1 Y0 \
9 n" R2 \! z3 P; l& M
之後的幾天,女屍的眼睛一直在我的腦中晃動,我並不是一個靈異論者,但不知為什麼,那雙眼睛就像幽靈一樣纏著我,我總是想著她為什麼會在這時候睜開眼睛,而且那眼神,我後來回想起來,仿佛傳達著某種資訊,並不完全像死人空洞的眼神。0 k1 s) ?  D( z/ r/ z( b; r
三天後,我瞭解到那具女屍已經火化掉,骨灰由她的父母帶回了遠方的家鄉。7 h, D' d+ K0 J: u: a6 b2 f6 r
2 j" _; V! y3 a$ A% h
一年過去了,我似乎已經忘掉了這件事情,在這期間,我交上了一個女朋友。我們是在一個雨夜認識的,那晚我從學校開完會回家,雨下得很大,路上沒有一個人,一時間又叫不到出租,只得打著雨傘獨自趕路。4 U- ?5 j* m, d! D! w

0 F6 r2 q) R' s4 ~4 P8 z" H7 F# ~走著走著,我忽然發覺身後多了一個人,總是不緊不慢地跟著我,我心埵釣М繸i,要是這時候遇到搶劫犯就慘了,便故意加快了腳步,那個人也加快腳步,仍然跟在我身後四五米的距離。
5 \$ a( U5 L0 \  y* i2 U1 g! v# B5 b3 I
這樣走了很長的一段路,我終於忍耐不住,回過身來看個究竟,可結果出乎意料,原來跟著我的竟是一個穿著黃雨衣的纖秀女孩。我們面對面站住。$ }1 c  M; V* a
- p- Z7 x2 Q: o. q. |
“你為什麼跟蹤我?”我問她。  U3 ^  ^* O: \% n# Z/ b4 V
& e  V6 h4 i+ L/ B; t2 H/ r
“對不起,我,我一個人趕路覺得害怕。”她怯生生地看著我。
! V8 v5 H$ O8 V
/ z2 b. w$ {2 P3 U1 K9 A) D3 p我舒了一口氣,笑道:“那你怎麼知道我就不是壞人?”
$ E0 H+ q. x: H9 ?" @! c4 x4 X( Z4 ^( S% I0 z. i
她跟著笑了,說:“因為你像個老師,老師很少是壞人。”
3 |( D; _, s& Y! J9 k; q/ N& a8 ^" X0 V  X
“呵!你猜對了,我本來就是個老師,不用怕,我送你一程吧!”我陪她一起走路,一直把她送回家。6 X' j) D2 D; {4 }/ R- e
1 \& X) M$ {/ Z5 q' w; I
那晚之後,我們經常在回家的路上遇到,慢慢地就熟識起來。我一直不敢告訴她我教的課程,所以她只知道我是醫學院的老師,對於我的工作性質一點也不瞭解。
7 u0 |+ N! d1 O& [6 q' t
0 }9 t0 a8 K/ x" n- ]1 m, R有一天,我終於對她說,我是人體解剖學講師。
0 k: v8 k  _  e3 @2 y
5 y+ l. s" s* f# H( c5 F她並沒有像我想象中的那樣驚訝和害怕,反而顯露出強烈的好奇心。/ ?8 X, }7 ^6 S9 {, _+ Q7 i5 H: h
1 h. ]. o- D2 ]$ N0 }% E8 l
“你說,解剖刀劃過時,屍體會不會覺得疼?”她問,並一本正經等著我的回答。
% K/ d0 U# ?$ c8 s- U$ o2 u' d3 R% O% _
“怎麼會呢?人死了就沒感覺了。”1 e, I6 [4 @, Z, X; v' ]9 H) V+ j* l
* a3 z5 ^6 O' I
“你怎麼知道它們沒有感覺?”# t0 p* d/ }& |! _* `" n

* p: `9 m$ k( K. j“現代醫學確定死亡的標準是腦死,腦神經死亡了,任何對神經末稍的刺激也0 ~: t7 o1 w6 B- H6 T& x4 ]5 H; y- w9 N
都失去了效用,人當然沒有了感覺。”) g5 ~/ k4 H/ O

2 d0 o# N1 M0 g* I/ @* Y6 u, l“這只是我們活人認為的,可事實也許不是這樣。”她執拗地說。
! P$ W& a& V& b* |8 x$ N9 l, ^$ q
“別瞎想了。”我笑著說。' Y" H9 e0 O* \! r$ v

8 R7 E' ?% S/ h1 Z- A6 l後來,她不止一次地問起過這個問題,每回答一次,我的腦海奡N像被鐵絲勾起了什麼東西,可馬上又沈了下去。1 b6 d7 m2 x. g7 v( a0 ^: y

9 o3 P. S/ k$ h; Z5 K4 Y' V! I但她還是經常問我同一個問題,我漸漸感到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感愈來愈重地壓來,我甚至有些怕見她了,但細想起來,又沒有什麼特別奇怪的地方,我猜想可能因為經常接觸屍體解剖,心理壓力過大的原因吧。0 J! ^. b0 r' Q

' E/ E( s' S) o, a) B  R" P直到有一次我無意中的發現,我才知道問題的嚴重性。
% C0 r0 v9 I4 M% I
* X2 B$ h2 a0 N& N5 p0 Z那晚我去她的宿舍找她,她不在。門虛掩著,我坐在沙發上等著她,等得不耐煩了,就站起來在她的寫字桌上翻看,準備找一本雜誌消遣,沒有什麼好看的雜誌,我隨手拿過一張舊報紙,一不小心,從疊層媊ぁX一張紙落在地上,是一張舊得有些發黃的紙,我的神經一下子繃緊了,我好像在哪里見過這張紙。我撿起那張紙翻過來,驚懼地睜大了眼睛,原來,這是一年前我解剖過的那具女屍生前的志願表,在屍體移交到解剖室之前,我曾經在上面簽過字。
7 m7 r& {0 L' d" |6 G
. f  `) W, U9 g- E3 Q沒錯!我的簽名還在上面,可它怎麼會出現在這堙H??
) u+ L5 N% n: y/ p5 Q
; T# R4 J8 Q# Q* S# a/ ?: g9 y# _我有點恐慌,急忙打開舊報紙一看,在社會視野欄目堙A赫然就是《白領麗人為情自殺》的社會新聞,報紙的日期正是我解剖屍體的那天。" l  C1 \! d3 r+ P( S6 i+ R: a7 e

# l% ~# N5 S! h  _* \' ^- \我像是掉入了冰窖中,陣陣發冷,感到這個房間突然有一種說不出的陰森可怖。這時候,我聽到過道媔ヮ茞M晰的腳步聲,是高跟鞋的聲音,一步一步地朝這邊走過來,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好,只好硬著頭皮等著她的出現。2 b0 r  Z6 D& w/ S8 ~

7 e% T0 n8 I% w: e. y那腳步聲到了門口,突然停住了,我沒有看到人,但我仿佛感到她就站在門口盯著我,我的腳有些發軟,卻不敢動,不一會兒,高跟鞋的聲音又響起來,越來越遠,終於消失了。
- x  X6 B: q$ ~% A4 _. F1 H4 Y- b0 t4 [$ f% ]% U
我發瘋似地跑回家,冷靜了幾個小時,我的腦中急速的旋轉,怎麼可能會這樣?也許她只是那個女孩的同學或同事,或者是好朋友也說不定,那麼保留這些東西也不奇怪,還有,那串腳步聲也許只是樓下傳來的,一切是我的神經太過敏了。
* G7 M) _! K5 `- ^0 U* R
/ l" Q# f8 |2 m( K, m% i5 m; v我的心理稍稍安定了些,打手機給她,希望能弄個水落石出。
# i# B2 J2 q6 p0 B% w0 V$ e/ [( `0 C& @8 @/ T
手機沒人接聽,我拼命地打,可都是長音。她越不接聽,我越是感到恐懼。
, e3 L. v  E0 f) T2 g0 s! u7 o! r' `
, o) t1 ~! Z* d4 a+ q8 Z+ ~不一會兒,門外忽然傳來腳步聲,跟在她那兒聽到的一模一樣,高跟鞋踏在水泥地板上的清脆響聲。
. W4 T5 r3 Y! f/ {' }/ O, }  z! o5 U
( f6 f# |& w' Y# ~我的心砰砰直跳,大氣也不敢出。“咚!咚!咚!”有人在敲門。! F; M5 G- `8 c5 J* G) @
# b* b2 D; O2 j, p2 ~/ `& l
真的是她,她來找我了!我躊躕再三,終於說服自己打開了門。
+ `, M3 S6 |# g' i4 n, u4 x( i2 D* A& r# u0 F
“是你!”我說,喉嚨有些發澀。* J2 ]2 a* }" o  H; ]& L# e/ e0 G
2 b+ @+ h3 x" V& x# e. u
“是我。”她說。
/ p/ S7 P: W/ P8 }% @$ a' j- C0 \; V) c
“晚上我去找過你,你不在。”我退後幾步,說。/ L$ j$ H# L3 j" \
( T  \8 q& i, o" A! j! T4 G9 S
“我出去辦點事情了!回來時發現你來過。”她說。7 U8 \0 d" k' X* n' M
/ E/ x/ i7 `1 @4 c  h* o  s
“是嗎?”“你幹嘛老是打我手機?”她說。* L  ~' C# n- z# g! x( U

: D: u0 w: O# x3 o. t" r1 I9 W“我……我怕你出事。”我說。
( U4 C3 h- L# u$ m- C( D& }* h
: i3 f4 ~( U  d+ S7 M5 y) R她笑了笑,說:“今晚我住在你這埵n不好?”
; ~) x; }* z' T2 d  V4 F4 @' Y* g! G3 ~
我想讓她走,可又說不出口,我們認識這麼久,她可從沒讓我碰過她的身體。
) h+ Z0 V+ W6 \: t
" T( S6 z5 l* h: K8 X. e. K8 ~3 o我心想也許真的是我多疑了,她的相貌與那女孩毫無相似之處,又怎麼會有關係呢?
  s! e4 K! @/ O5 ?- w# y6 {3 p- }& L6 E/ Q! _
“我先去沖個澡!”她說著就朝浴室走去。
2 T- Y& J) J+ k( C. x
2 H% U! T& q2 o3 c“好吧!”我讓到一旁。
; q& e0 C1 Z) m9 M& G  M
( Z2 _; l) G2 X5 g* G我坐在客廳堙A聽見堶惆R水的聲音,心婽婽蚺ㄕw,但總是勸說自己不要去想那些怪事,也許只是巧合罷了。+ ?" t, L: r. s  u  F. n8 m7 X+ ]  z* a

7 l8 p/ f3 B, s8 ]9 B: d她穿著睡衣走了出來,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。我們相對無言。
. x  M1 m) z; x5 h
! d2 V- i, W: J1 n+ S“我來幫你按摩吧。”她笑著走到我背後,拿捏我的肩部。
- B: O! Z2 O& {( c7 s& j: y! H' ]" Z1 c
“你說,解剖刀劃過時,屍體會不會覺得疼?”她突然問。2 b* ~# u- P. l
! X; `2 s" r! ]. o! L2 Q
我一下子從沙發上跳起來,喊道:“你,你到底是誰?”  A+ z+ B3 z: R% i* j

7 g5 x  h: t5 F6 `但頸部一痛,像被重物擊中,就已失去了知覺。6 K4 q# x4 t# A/ h' L
- ?1 N" ~$ [# x( ~4 u$ |
醒來的時候,頭痛欲裂,發現自己的手腳被綁在了床上。8 }9 U, p$ O" g$ |. K

' @/ \% d# u, X我看到她站在床前,憤怒地看著我,那眼神!我想起來了,那眼神跟那具女屍一模一樣!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我不可抑制地恐懼起來,可掙扎毫無用處。
3 L! Q& M+ z) I
! R( z- E( x8 ?我發覺她的臉部正在變,緩慢地變化,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都在移位,一會兒,令人恐怖的一張臉出現在我的面前,是她!!那個一年前的女屍!
' u' M( k4 `- j6 W9 `# b
) g  [) z5 F8 @) O8 ~“你說,解剖刀劃過時,屍體會不會覺得疼?”她再一次厲聲問我。
' j6 t- F" Q1 s9 A5 f7 D9 h0 K& M- c* r+ G" c5 R4 r
“也……也許會吧!”我顫抖著說。
$ J6 E  u, w. s; @" J; q: K4 ~) ~$ S9 Y0 {2 z: }. y
她慢慢地解開睡衣,我從來沒有感到過如此噁心,她的身體從頸窩至下,只是一個空殼,早已沒有了內臟,露出紅紅的體腔。
) }8 {# i. ?8 t- d
  m/ l6 Q. t1 r8 J" V“你說,我疼不疼?”她憤憤地說。6 Y) M  b' i% d% h% d1 g6 f
0 }) f" }% c% O, M0 t
“可你是自願的啊!”我喊道。0 l  `1 y# w! e3 d8 `2 _4 a9 a
4 B8 }" w% n/ }9 V
“我後悔為那個男人自殺,可正當我準備遠離這個肮髒的世界時,你又喚醒了我!我要你永遠陪著我!”她說。( M1 Z) R6 d( n0 C! S; x

5 G, {' j7 H+ A. z% b4 I“你,你想幹什麼?”我驚恐地說。  k+ t# Q4 o; M9 g0 j) c$ Q. {3 a
% {* I. F" j+ d# B* N
她僵硬地笑了起來,從睡衣袋堥出了一把明晃晃的解剖刀,在我面前晃動,然後抵住我的頸窩。" o7 o8 Y( r( }5 @) x

/ k3 c5 [+ J" p. |1 h/ u“我要讓你知道,被解剖的痛苦!”她陰森森地說。# G: w2 X$ ?# H; p8 [
/ G$ ?4 x4 v0 X% l0 ^% l, K0 E& m
“不要!不要!你是死人,我是活人啊!”我喊道。8 H* B; r: u# C' x
) q8 C3 X  N1 M& P4 V
喉嚨一陣刺痛,我仿佛被人活剝了一般疼痛,慘叫著坐起身來。- r2 }: S0 \& ~$ K% |; D2 j
3 G8 ?/ N) `* m' J3 c  `
我發現我的全身像在水中浸過般大汗淋漓,月光透過窗戶照在我身上,她並沒有在房間堙A難道晚上一直在做夢?我覺得不可思議,但很高興,有一種死堸k生的快感。" e/ J* \& D) L3 i" d

  C2 O0 }- a# z第二天,我起床的時候,發現了一件東西,這個東西將會讓我永無寧日,在床下,掉著一把解剖刀,鋒利的閃著寒光的解剖刀。, D2 h2 d& S- ^& B+ h

- T$ F: Q! Z, C# ^, X/ v8 i" v9 _這天下午,我又去了她的房間,可門緊閉著,鄰居的老太告訴我,自從那個女人自殺後,這個房間就一直沒有人租過。
" }3 s. f; ~- B& L
$ n( Z% ]* [/ K4 o從此後,我不敢再接觸任何屍體,甚至不敢再在醫學院呆下去,只有改行做了藥品經銷。
2 O( E" O' z( p5 @) {9 s! {/ b7 i# s5 M$ ^& Z, q
可那晚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實發生過?直到今天,我仍然沒有找到答案.
我要做拍郎!~我要做拍郎!~我要做大拍郎!~我要做熊派熊派ㄟ大拍郎!哈哈哈......

TOP

發新話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