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新話題
打印

【夢的終點】

本主題由 小雪小雪 於 2018-4-12 02:42 移動

【夢的終點】

「革命的夢,串連著我三十歲時期的年華。那樣的夢,在遠離台灣數千里之外的一個城市釀造並孕育。因為有夢,跨入盛年之後的意志燃燒得特別熾熱,而情感也沸騰得格外滾燙。縱然是離鄉背井,縱然是埋名隱姓,為了追求這一個夢,我於青春無悔。燒得火紅的夢,撐起生命中一段義無反顧的歷程。而今回首眺望,那場激情的夢,果然是一場不折不扣的夢。」% R; P8 [( ]# K0 g: C
——節錄自〈夢的終點〉自序
& k' B0 R( x( f  Y3 A- C" i
一場在八○年代傳遞的革命之夢,使陳芳明放棄學位、放棄友誼、放棄國家。陳芳明在序言中說:
2 O8 l- N( W( @! @: @3 J3 U3 ~% p「我是燒得那樣徹底,燒得片甲不留,以致在一九八九年第一次回到台灣時,沒有多少舊識能夠辨認我的從前。我不僅背叛政府體制,並且也背叛自己的生命。」

# ?) M# D: q% N/ f夢沒溫度,夢也脫離現實。但為何一場夢,炙紅如火,燒灼了一名散文家的人生?, S+ a0 b* o' H
燒灼的痕跡無法磨滅,紋路已經烙印在陳芳明的每一篇作品中。

  C8 E; V5 C- M, p5 K1 X% b《夢的終點》,是這些革命之夢的散文紀實。在這本散文集中,陳芳明啟開了記憶的窗口,再一次的讓夢繼續燃燒,燒得放肆、輝煌、燦爛,夕陽,將永遠無限美好!
, D; Y6 s. x' P8 L7 a+ \
被秋光喚起, 孤舟獨出,
向湖心亭上憑欄坐。
到三更,無數遊船散了,
剩天心一月, 湖心一我。
此時此際, 密密相思,
此意更無人窺破;
──除是疏星幾點,
殘燈幾閃, 流螢幾顆。
驀地一聲蕭, 挾露沖煙,
當頭飛墮。 打動心湖,
從湖心堙A 陡起一絲風,一翦波。
彷佛耳邊低叫,道「深深心事,
要瞞人也瞞不過。
不信呵, 看明明如月,
照見你心中有她一個。」

TOP

發新話題